state effects

太久没有写博客了。主要是因为在国内的时候wordpress很少能见天日,也就渐渐懒了。这几个星期以来,重新回顾关于国家理论的文献,看到近些年来的人类学家们大都把精力投入到state effects的研究当中去了,很少有人把国家作为一个institution或者organization来谈论。大家对于权力的看法还是沿着Foucault的路子,偶尔几个人用马克思主义的路子谈国家,看上去反倒让人感慨。看到Eric Wolf最后的那本集子,看到他还在谈论人类学家应该有研究organization的野心等等,心里就是这种感觉。

 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躲回家里去

最近这些日子,看书的热情高涨了很多,但是也 不乏把工作当成逃避的嫌疑。只是不知道,这次的热情能烧多久。越来越不愿意在豆瓣或者博客谈学术了,可能是我已经少了很多戾气,也不再习惯只言片语地谈论我那些模糊不清的argument了。下一步要修改论文,要完成文献,还想要试着写一个资金申请。一切都需要一些投入,也需要一些运气。回到北京之后,这些事情也依旧还要继续。

短短的几天时间里,体会到很多次委屈的感觉。第一次是求照相馆帮我寄照片,被拒,莫名其妙大哭了一场。第二次是因为学生,感到委屈,于是辩驳回去,其后却无比空虚。第三次是被房东放鸽子,心里面骂了好几遍脏话,但是却没有发作。和看书相比,真实社会中的交道真是更加难以把握。

我时不时就想躲回家里去。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两段闲话

说到底,我从来没有对公民社会之类的东西寄托过多的幻想。对于民主也是一样。当初选择研究爱心啊NGO啊,也是因为对这些组织中的自以为是指手画脚的氛围看不惯,所以想隐晦地批评批评他们。搞到现在,其实就有些别扭。因为只要我稍微和业内的人士们套近乎,他们立马觉得我是激赏他们的那一派。是啊,谁能批评爱心人士呢?我又生性懦弱,我也不敢说我其实对你们做的事情有这样那样的保留,于是往往表现的沉默,继而像个傻子。就人类学的角度说,我的田野其实很难做。但是无论如何,虽然慢得像蜗牛,但是还是要恬不知耻的继续下去不是吗。

另一方面,总觉得我的导师其实不明白,我做来做去,研究的还是意识形态层面的问题。你们习惯看用政治经济学的方法研究这些问题,我自然无话说,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那套文学出身修得的话语分析,不用可惜了。再说我以前搞得德国哲学的那一套,也不能白费了吧。什么哈贝马斯啊,卢曼啊,总不甘心就扔了。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得失

到手的一年的funding。本姑娘果断的不要了。终于明白,那句“有得必有失”的老话,并非虚言。其实也没有那么果断。毕竟还是纠结了一个下午,可能还会继续纠结一个晚上。隐隐约约发现,人生的可能性就是在这样一次一次选择中,慢慢变窄,慢慢定型。好在,我已然大约能够平静的接受。

2条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最近

最近身体状况很糟,经常是两个小时的工作就把我累得不行。体力恢复也慢得一塌糊涂,还经常伴有感冒发烧着凉等麻烦事。虽然如此,却还是完成了诸多大事,其中不乏人生大事。整日里忙忙碌碌,居然也像是个正常人了。

 

2条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课后随记

给学生上课,还是讲结构主义。下课了以后有个亚洲面孔的学生跟我说话,因为上课的时候讲到日语的时候他点头了,因此我还以为他是日本人,就问他是不是日本来的。他说不是,是中国来的。中国福建。我说我也是中国来的啊。他居然很惊讶,说:“啊?你也是international student”?我是是啊是啊。

顿时心里面窃喜,想着难道我的英语好到这个地步了?听不出啦俺也是中国口音?还没等我高兴几分钟,他又说:“能不能给你提个意见?你以后上课应该争取更comfortable一点”。唉,我本来就社交恐惧,上课自然不够relax,这回居然被学生点明了,真是悲催啊。

3条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事情一大堆

回国那些时日,博客根本不能登陆,现在已然长了草。这几日心情不错,因此也就没啥心情写博客,也没心思上豆瓣了。这几个月要做的事情很多:改稿子算是重头戏;给新出的英文书写书评也是一定要完成;bibliography要弄出个小小的眉目吧;申请田野经费的proposal也是要有个雏形;至于上课的那些reading,倒反而不算什么了。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