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粒麦子

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如果不是十几年不联系的ZC突然在豆瓣上出现,唤醒了我的记忆,我估计我早就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。我找出10年前自己写的东西,忍耐着看了,想起来很多生动的脸,很多故事。虽然我早已经不是十几年前的我,但我还是觉得,总有另一个我,在多年前江南的透明阳光中,等待着我去认领。

1998年的4月5号,是我决志信主的日子。那一天,HW带着我回到他租的小屋中,握着我的手祷告,然后告诉我,这就是决志信主了。我记得那年4月份,扬州的迎春花已经开了,满眼都是。我心里七上八下,还不确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。

那一年九月份,他就离开,去大学教书了,我们继续通信联系了很久,我对他无话不谈。他一直鼓励我考南师大,这样我可以留在他们的教会里。而我当时觉得南师大不够好, 随即到了北京。到了北京,我的生活和思想都走上了另外的一条道路。我渐渐把那个和HW在一起的我丢了。我的注意力从神学问题转到了社会问题,我开始越来越liberal,而他越来越保守。

到了今天,我们恐怕连对话都困难了。在08年的春天,HW到北京,我们见面。我告诉他我马上要去美国学人类学,他笑笑说,人类学学来的都是相对主义。此后,再打电话,也无非是寒暄,再无深入的探讨和交流了。

但奇怪的是,每每到了春暖花开的四月,我都会想起1998那个春天。似乎我总要回到那个时刻,去获取一点什么。今天我突然意识到,那个春天对于我的意义,可能比我想象得要大得多。

约翰福音12章24节说:一粒麦子若不是落到地里,就仍是一粒,若是死了,就结出许多籽粒来。

这经文总是在我脑子里打转,一年又一年。我想,总有一些东西没有变。纵使我遗失了旧我,也是如此。

Advertisements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