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球、饺子和其他

我毕竟还是学文学出身的,不管我怎么想转变成“社会青年”,我首先都要承认,自己当了若干年的“文学青年”。其实,更早的时候,应该算是“哲学青少年”。哈哈。这一点体现在我的阅读过程当中。譬如说,我还是会对Taussig的mimesis的理论感兴趣,比如说,我不自觉的还是对后殖民主义理论油然而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亲切感。偶然看到过去的同行们写的东西,还是会留意一下。总还是有些回忆和怀念。

其实说到底,还是人类学最适合我。最近写论文就看出来了。人类学理论虽然并没有在社会科学领域形成大的潮流,但是,总是能够捕捉到一些重要的东西。譬如说,我研究公民社会,但是我就不从哈贝马斯等等人物的ideal type入手,我回过头来看看国内NGO组织和个人的行为模式和主流话语,我发现“爱心”成为了一个规范性的框架,不仅制约NGO,也制约人们怎么situate和想象NGO。挖掘下去,其实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。

还有另一个词汇,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代国人主体建构过程,那就是”素质”。国家对人口的评价体系从阶级论转向了素质论。从这个角度反思主体化过程所生成的类别,能解释不少事情。比如当年的“老子英雄儿好汉”,比如“黑五类”。再比如后三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,素质教育改革,甚至农民工的困境。等我腾出手来很想研究研究。

PS. 刚刚打完网球回来,水平很差,但是还是有进步。我想我要抓紧享受小地方的这种免费停车,免费场地的好处。趁着天气不是太冷不是太热,稍微运动运动。今晚上包饺子,国内的时候并不钟情这种食品,但是现在倒是非常期待嘞。

Advertisements

3条评论

Filed under 公民社会&NGO

3 responses to “网球、饺子和其他

  1. lg

    素质的确是个关键点 有一些人从素质教育角度进行研究了 可留意Andrew Kipnis(ANU的)即将出版的新书

    • 呵呵,谢谢。kipnis研究素质不奇怪,他在producing guanxi的时候就大谈特谈主体建构了。当年他们都受到福柯理论的很大影响,也基本是实践论的角度切入的。严海荣专门研究过打工妹的素质话语,算是国内第一个吧。

  2. jinlang

    嘿嘿,连王老师也在讲素养论转向了:)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