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拉盛的那些人那些事

每次去纽约,必去法拉盛;去了法拉盛,必然经过main street;去了main street;必然看到FLG赫然立在图书馆对面的黄色大牌子,上面写着“退D服务中心”的字眼。其实很多时候不仅仅是看到牌子,路边放着报纸,站着人。一般很难忽略他们。我对他们当然是充满着好奇的,于是有时候不免多看两眼。上个月去纽约的时候,误打误撞进了一座大楼,上了楼就进了他们的办公室,我要找的不是他们,但我要找的人不在,他们又非常热情,于是就谈了起来。

谈话内容无非是问我从哪里来,是否入过D,我说没。她又问,团呢,团总是入过的,我点头,然后说不久就自动退了。她不罢休,说那你还是要退,要主动的和罪恶的东西划清界限。你如果不想要真名,用个假名也可以。看我不怎么太积极,他们就拿出著名的小册子,要送给我。我当时心里就想,他们的动员和宣传方式还真是很像他们所反对的D。等到我看到神韵的广告和宣传篇,就更加觉得如此。

他们不幸成为了他们所反对的镜像。逻辑是同构的,动员方式是类似的,甚至连文艺形式也如此像春晚。Chipman是研究民间宗教信仰的,她跟我说,现在哈佛大学都不敢让FLG研究的人来做讲座了,原因就是他们一来,总有一些“奇奇怪怪”的人来问一些演讲者无法回答的问题,弄得很僵。不用问,来的人就是FLG学员。

唉,怎么说呢,不是说美国民主吗,给你一个所谓的民主,你们又能做出些什么呢?

Advertisements

5条评论

Filed under 公民社会&NGO

5 responses to “法拉盛的那些人那些事

  1. 韩锋

    留个脚印,呵呵。现在忙,等闲下来好好向你学习学习啦。

    另外,你真的变化不大,好奇异。

  2. mujun

    Perry有篇文章不就说D要灭FLG主要是因为FLG的组织架构跟D太像了……-.-|||

  3. 匿名

    那个FLG著名的《九评》更文革那个时候的批判文章简直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,就是主语改了改而已。

  4. 你既然说了嘛,那就告诉,有人触摸到传说中的诺亚方舟了,知道天然「藏字石」吗?那个链接点了去看一下。
    你知道誓约的内涵吗?入团时有没有精神十足的举起你的右拳?别说你“左右不分”,那样我无话可说了。
    善自珍重。

    • 我左右不分,干你何事?我对FLG本无什么太多成见,对如今的D也没啥好感。你这里问这些不相干的问题,反而印证了我上面写的东西。说真的,我不想和FLG们论争,你们信你们的,我跟你们争不起。你无话可说就别说了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