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场和方法

这个学期的正事杂事一弄完,就去了UMass,见见一些同为留学生的新朋老友。其实两年前第一次到纽约就见到过他们,感觉很好,后来在纽约又见到一次,这次算是第三次了。了解UMass经济系的人都知道,那是一个特殊的系,就像我们这里的社会学系一样,属于自己学科内部的非主流。说得更加直白,就是他们偏左,而且比较激进。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在他们那里不仅依旧奏效,而且红红火火。从方法上来讲,他们当然也不是那么定量至上。
回来以后,我想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知识分子的立场和方法问题。经济学往往要依赖理论模型。很多人觉得,一个好的经济学模型就是接近现实的模型,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。经济学也可以被看做是一种叙述,把事情说圆了就是成功。人怎么说故事呢,不用说,当然各有各的立场。古典主义,新古典主义背后有立场问题,新自由主义有立场问题,凯恩斯,马克思也是一样。研究者很多时候面临相关的立场问题,政治问题和伦理问题。

当然,肯定有人会说,你这是夸大了,把什么都政治化了。其实我总觉得我说的这些根本一种事实描述,没有啥奇特的。在我看来,学术研究领域怎么站队怎么表明立场不仅是正常的,而且是首要的,而且都是“学术为学术本身的”。现实中的立场问题比这个复杂得多也简单得多。举个例子:人类学里最强调伦理,最近就业形式紧张,一些人毕了业跑到human terrain system里面找了工作(就是参军)。受到了很多批评,美国人类学学会里面还有人对此组织了抗议。至于人类学家进公司,也往往受到鄙视。为什么呢,原因很直接,你本来是一个学者,应该遵循学术本身的原则,你的研究目标应该是你自己设定的,是反思性的。而你一旦参了军,入了公司,就意味着让别人给你设定了目标,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己站队的权力,把这个权力给了你的雇主。

不过说来说去,无论是理论上站队,还是现实中站队,往往并不能截然分得清。有的人做着做着学术,就顺着自己的立场从政了。也有人因为政治观点太强,才拼了命要在思想领域发言。都很正常。至于方法,往往和立场相辅相成,也是分不开。

和我UMass的那些朋友相比,我其实惭愧。和他们的宏大理想相比,我的目标真的非常小非常小。我只想把一些问题想明白,然后写清楚。我也想要一些社会的变革,然而我又非常怀疑所谓的“历史的方向和主体”。我畏惧学术之外的具体实践。呵呵,不过见到一些聪明人总是高兴的事情,聪明人又能因为一些想法聚在一起,就更加是令人羡慕了。想来在宾屯还是寂寞太多了,还没有找到这样的一群人。

Advertisements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