牢骚

写论文的时候其实没有怎么读中文文献,偶然读到秦晖的一篇写ngo的英文论文,感慨良多了。说起来秦晖也是大名鼎鼎,但是他的文章在英语语境下怎么就显得那么单薄,那么缺少创新和批判性。对第三部门这个概念毫无问题的接受,写出来的东西还是用西方人那一套往中国身上套。就算秦晖搞得不是人类学,不需要UNDERSTAND THE SUBJECTS ON THEIR OWN TERMS, 但是也太没有反思性了。至于写作和用动词的问题我就不说了。

这个问题其实不是秦晖一个人的问题。是中国学术界的缩影。不接轨还罢,无非就是自己玩自己的,一接轨就看上去这么别扭。往往只是为西方理论提供一个中国实例而已。而且,完全没有涉及到西方学界对于该理论的批判。

当然,这事情也不一定完全是坏事。中国和美国理论界的隔阂从某种意义上说明中国的“独立自主”,不像很多前殖民地那样,跟理论跟得那么紧。只是,对于我来说,每次经历一次这样的阅读体验,都是一次折磨。

Advertisements

一条评论

Filed under 论文啊论文, 公民社会&NGO

One response to “牢骚

  1. 深有同感呢。每次看到听到中国学者貌似大发感慨地说着某种理论上的感悟——而这很可能是完全缺乏语境和历史反思的——总是深深陷入吐槽不能的状态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