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族主义

对于民族和民族主义的研究,高峰出现在七八十年代。至今看看,其实近期并没有什么太新鲜的东西出来。

忘了是谁说,左派们写给“阶级”的信,被邮递员误寄给了“民族”。真是越来越同意这句话了。为什么集体认同非要以民族的方式实现?为什么200多年前,民族突然成为了不能逃脱的社会类别?现代民族国家已经200多年了,它阻挡了多少其他方式的认同和联合?民族国家从一开始就是资产阶级的发明,回溯历史这一点再清楚不过了。当民族作为一种社会类别超越其他(譬如阶、性别、种族)成为了民族主义,这真是一件让我非常不愉快的事情。

反正我是越来也不能对于民族主义的东西get on board了。最近只要看到国内所谓左派寄给我的强国言论,我就没法平静。拼命删邮件,但还是忍不住写几句,就算是留个备忘,以后有时间要争取把这个问题厘清。

Advertisements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