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 and academia

他终于回到北京了。到了北京国际机场给我打电话,我在开车,回到了家给我打电话,我在上课。总之我现在还没有真正和他通上话。北京家里的电话依旧停机保号,没有开通,这年头又没有街边的付费电话了,IC卡也不靠谱,估计24小时之后才能联系得上了。在他离开宾屯的这30个小时里,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很糟。虾做得好腥,不想吃。本来熟悉的地方,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。以前的日子就是傻过,有他在身边我啥也不想,现在脑子一下警醒起来,觉得害怕和难受。最糟糕的是,蜷在沙发上的时候,总觉得他还在洗洗涮涮,总想叫他。

我是多么憎恨这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。在他出发回北京前一天,我开始缠着他问怎么办,他说这可能是学术界的普遍问题。我无话可说。身边这么多例子,都是这样,海蓉姐当初在普林斯顿,老公在香港,不也是好些年,直到几年前才都定到了香港。LL虽然和丈夫都是一个学校毕业,毕业后都去了密西根两年,但还不是一个留在密歇根,一个去了U of Kentucky。大家能做的,无非是努力靠拢,靠着on leave的时候在一起。

在美国上个学位就要那么多年,之后找不到tenure就要在许多postdoc和visiting professor的职位上漂泊着,好则两三年换个地儿,坏则一年一个地儿的折腾。等到找到了tenure,又不能保证和自己的partner同一个城市。两个人能在一起的机会和时间多么有限。想起来就觉得没有奔头。严肃的说,只有两个办法能解决我的问题。其一,那就是攒钱买房买地把他接到美国来养着。其二,就是我卷着铺盖回到北京,过我的小日子。我呢,倾向于前者,其实也可以接受后者。

Advertisements

2条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2 responses to “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 and academia

  1. 两地煎熬,天天面对面也煎熬,感情真是个难倒腾的东西。

  2. 张悦

    洋洋我们分别已经8年了吧,我一直都很想你。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你?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