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业病

最近以来,每见到新认识的朋友,第一句总是:“你的研究题目是。。。?”似乎只有这句话才能让我这社交障碍者舒舒服服的打破僵局。若是有过了几面之缘,而我又主动想找人搭讪,我也只会一招:“嗨,我记得你的关心的是啥啥啥问题,我刚读过某某书/杂志,与你的问题很相关。”再不就说:“我想起来某某某是在这方面有过一些研究,她在某某系,你可以找她谈”。

这大概就是职业病了。今天和社会学系的SAKAR谈了谈,她也是有这毛病,我刚刚说了我的研究方向,她就问:“你有没有找jennifer谈过”?想想这职业病很值得感慨。学校生活占据了我生活的大部分时间,这些生活经验划定了我的生活世界和社会关系,塑造了我讲话的方式甚至爱的方式。

过去我搞文学理论,常常觉得,学术工作本身有着一些挥之不去的灵晕,理论总是一些超越我简单生存经验的东西。它总是召唤我去忍受一些修行般的痛苦,从而带给我一些神秘的快乐。为此,生活与学术,似乎总有一些不言自明的牢固的界限。而现在回过头来看,我发现我在学校里做的这些事情其实根本就是稀松平常的。要知道,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理解自己的生活世界,都在努力让周遭发生的一切MAKE SENSE。而我也无非在做这样的事情。哪怕我满嘴谈着各种概念范畴,我仍旧在做着这项人类生活基本而必要的工作。这样一来,我所思考的领域和我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就重合了起来。

从很多角度来说,即使看上去患了职业病,还都算是个进步。

Advertisements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