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的模样

很多事情的模样,转变也就在一念之间。这一秒,你感到未来可以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展开,你可以满足的继续下去;而下一秒,你却看到原来这一切都如此脆弱,随时可以坍塌。上一秒,你告诉自己,既然如此,何不早早结束;而下一秒,你又说服自己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人与事的关系,哪一件不是如此,哪一件不是靠着我们这视而不见和自欺欺人的精神,而没心没肺地继续下去呢。那么,又何必强求别人也强求自己?

事情的可怕,就在于,要么A,要么B,没有中间地带可以徘徊。你刚刚幸福,谁料转眼痛苦,而你还未疗伤和遗忘,又瞬间痊愈。于是循环往复,于是只好继续。

别人若说这是软弱,我也同意。这无非就是一种怂人的挣扎,放不下有的,也没力气找自己要的。若是在过去,我可能也会严肃地告诫自己一句:你要想清楚,你自己要什么。可是现在,我问自己的问题其实更让人万念俱灰:你怎么就知道你要的那东西就存在呢?比如知识,比如爱,哪一件不是建构的。它们都“在”,可是它们“在”难道不是因为我“在”吗?而我“在”的时间和空间,不正决定了我怎么体验和实践爱和事业吗?我又跑到哪里去找寻它们呢?

就好比,你这边觉得,给对方一点空间是爱,而那边觉得嫉妒得要打起了架才叫爱,那么你真的能说你的方式叫爱,而对方的不是吗?你这边觉得腻在一起才是好的,而那边觉得不在一起却仍旧坚定相守才是美的,那么你真的能判个谁对谁错吗?既然你知道,爱的途径和方式是如此的相对,那么,其实就没有什么我之前想象的“爱”。爱无非也就是按照我们脑中的逻辑和别人相处,至于别人那里是套什么逻辑,我们也其实很少在乎。所以,除了真的实践人类学家的精神,承认这事情混乱和相对的状况,还能怎么样呢?

再好比,出于很多自高自大的原因,我学了人类学。当初我觉得我多么合适,可是现在看来,呵呵,我已经厌学很久了。但是,难道就说明我不爱读书写字了吗?也不是,比起绝大多数其他事情,我大致还是能从读书写字中找到一些乐趣和自信。到了这一步,我其实知道,我做的这件事情,其实并没有比世界上很多其他事情高明,只是到了这个地步,我的训练让我只能继续下去。看上去可悲吧,但是也没什么,因为大部分人也都是这样。

其实没有人喜欢这混乱和相对的世界,我们要么视而不见,要么靠各式各样的暴力把差异和沟壑磨平。我现在所体验的世界,越来越疯狂,就好比拿着一颗八面钻石,迅速转动,你看到这丰富的多面,但是也同时丧失了稳定的感知和描述的能力。我的爱和我的事业,都是如此。而我现在选择的,就只是随波逐流了。因为我啥也不信了。因为我什么都可以相信了。哈哈。

Advertisements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