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五月 2011

躲回家里去

最近这些日子,看书的热情高涨了很多,但是也 不乏把工作当成逃避的嫌疑。只是不知道,这次的热情能烧多久。越来越不愿意在豆瓣或者博客谈学术了,可能是我已经少了很多戾气,也不再习惯只言片语地谈论我那些模糊不清的argument了。下一步要修改论文,要完成文献,还想要试着写一个资金申请。一切都需要一些投入,也需要一些运气。回到北京之后,这些事情也依旧还要继续。

短短的几天时间里,体会到很多次委屈的感觉。第一次是求照相馆帮我寄照片,被拒,莫名其妙大哭了一场。第二次是因为学生,感到委屈,于是辩驳回去,其后却无比空虚。第三次是被房东放鸽子,心里面骂了好几遍脏话,但是却没有发作。和看书相比,真实社会中的交道真是更加难以把握。

我时不时就想躲回家里去。

Advertisements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

两段闲话

说到底,我从来没有对公民社会之类的东西寄托过多的幻想。对于民主也是一样。当初选择研究爱心啊NGO啊,也是因为对这些组织中的自以为是指手画脚的氛围看不惯,所以想隐晦地批评批评他们。搞到现在,其实就有些别扭。因为只要我稍微和业内的人士们套近乎,他们立马觉得我是激赏他们的那一派。是啊,谁能批评爱心人士呢?我又生性懦弱,我也不敢说我其实对你们做的事情有这样那样的保留,于是往往表现的沉默,继而像个傻子。就人类学的角度说,我的田野其实很难做。但是无论如何,虽然慢得像蜗牛,但是还是要恬不知耻的继续下去不是吗。

另一方面,总觉得我的导师其实不明白,我做来做去,研究的还是意识形态层面的问题。你们习惯看用政治经济学的方法研究这些问题,我自然无话说,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那套文学出身修得的话语分析,不用可惜了。再说我以前搞得德国哲学的那一套,也不能白费了吧。什么哈贝马斯啊,卢曼啊,总不甘心就扔了。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