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三月 2012

state effects

太久没有写博客了。主要是因为在国内的时候wordpress很少能见天日,也就渐渐懒了。这几个星期以来,重新回顾关于国家理论的文献,看到近些年来的人类学家们大都把精力投入到state effects的研究当中去了,很少有人把国家作为一个institution或者organization来谈论。大家对于权力的看法还是沿着Foucault的路子,偶尔几个人用马克思主义的路子谈国家,看上去反倒让人感慨。看到Eric Wolf最后的那本集子,看到他还在谈论人类学家应该有研究organization的野心等等,心里就是这种感觉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