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流水账

原来我毕竟还是文艺青年

前几天云帆和我打电话,正赶上我心情不好,我就跟他诉苦,说生活没劲。他就损我“缺乏文艺修养”。我说你真扯啊,我不做文艺青年已经很久了。他说你几时做过文艺青年?我竟然答不上来。过去虽然专攻文学,整个大学四年却没有读过一本小说或诗歌,全靠初高中阶段每晚读的小说诗歌顶事儿了;后来写“文本分析”,也分析的是哈贝马斯,确实没啥“文艺”可言(真是辜负了“文艺学硕士”的名号)。更不用说现如今,电影成了我的消遣,音乐退化成了背景,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“文艺”虏获的感觉了。

直到发现崔健今年年底要在北京工体开唱,我才想起来,嗯,没错,听崔健唱老歌的时候,我心里痒痒的,身上热热的,眼睛有时还有刺痛感,不正是文艺青年症状吗?看着youtube上老崔二十年前在台上一颠儿一颠儿地唱着“我要从南走到北,我还要从白走到黑”,我感觉他硬是生生把我胸腔里的什么东西掏了出来,让我疼痛但又快乐得很。这种高潮感虽然美好,但是过后又非常让人失落。出于心理缺陷,也出于我的职业要求,我用了很多时间很多方式来避免“文艺”给我带来的波澜,但终究还是挡不住崔健。当我盯着他20年前的视频,我忍不住觉得我爱这个男人。哈哈,我多羡慕在他旁边弹古筝的姑娘。

已经上网查了票价和订票方式,只是还不确定要定几张。弱弱的问一句:还有人打算去吗?

Advertisements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流水账

学期尾巴

最近低落了,变得话少,当然也就不想写博客。然而今天是这个学期正式上课的最后一天,总该写点啥纪念一下。

下午六点,完成了艰巨的答疑工作。可是更加艰巨的任务还在后面。要改卷子,要写期末论文,要写硕士论文(真不知道我拿那么多硕士干啥),中文论文,还要翻译。真是需要坚强的意志。

其实现在很想念北京。吃不到糯米包油条,煎饼果子也是可以的。当然也不仅仅是吃,还有我那个50多平米的小窝。

留下评论

Filed under 流水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