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论文啊论文

牢骚

写论文的时候其实没有怎么读中文文献,偶然读到秦晖的一篇写ngo的英文论文,感慨良多了。说起来秦晖也是大名鼎鼎,但是他的文章在英语语境下怎么就显得那么单薄,那么缺少创新和批判性。对第三部门这个概念毫无问题的接受,写出来的东西还是用西方人那一套往中国身上套。就算秦晖搞得不是人类学,不需要UNDERSTAND THE SUBJECTS ON THEIR OWN TERMS, 但是也太没有反思性了。至于写作和用动词的问题我就不说了。

这个问题其实不是秦晖一个人的问题。是中国学术界的缩影。不接轨还罢,无非就是自己玩自己的,一接轨就看上去这么别扭。往往只是为西方理论提供一个中国实例而已。而且,完全没有涉及到西方学界对于该理论的批判。

当然,这事情也不一定完全是坏事。中国和美国理论界的隔阂从某种意义上说明中国的“独立自主”,不像很多前殖民地那样,跟理论跟得那么紧。只是,对于我来说,每次经历一次这样的阅读体验,都是一次折磨。

一条评论

Filed under 论文啊论文, 公民社会&NGO

论文进展

好几天了,论文进展不是很大。主要原因是我自己举棋不定,想要bold一点,又觉得我弄的那个理论创新过甚,难免很多漏洞。劝自己写得老实诚恳一点,反正学位还是能有的,但是又不甘心。于是又开始读书借书,写笔记,调整框架,似乎成了一个无法短时间完成的工作。6月底还是要交稿,所以还是要加速再加速了。今天从图书馆抱回很多本“砖头”,量虽然大,但是大部分都是30分钟浏览一下,就能搞定的东西。仔细想想,我自己的想法还是有一些问题。读了很多公民社会和发展理论的东西,但是还是觉得NGO这个东西是很难书写和把握。昨天读马克思、葛兰西对于公民社会分析。很多人已经批判过了,说NGO的从业者往往把第三世界问题化,依赖的是西方中心的一套知识体系,其本身就是新自由主义治理的一部分。我觉得这样站队是可以,然而不能停留在这样的结论上。研究中国非政府组织的处境,如果仅仅证明他们受到西方的主导,显然是不够的。写啊写,不知道能写成个什么样子。

2条评论

Filed under 论文啊论文, 公民社会&NGO